首页 > 法治聚焦 > 内容

山西襄垣县县城区东关村村民: 十年艰辛维权路何时走到尽头?
发布时间:2016-8-15 16:18:24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点击:

【核心提示】1998年11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中,对村民委员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作出了明确规定。重点提到涉及关于农村征地、拆迁补偿等重大民生问题必须及时公开。

 然而,在山西省襄垣县县城区东关村,财务及村里账务状况从国家1998年下发文件至今从未以任何形式进行过公布。

 襄垣县县城区东关村问题突出 失地村民十年艰辛上访路

众所周知,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活命之本。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县城区崔维秀等35户村民原本平静的生活于2003年被彻底打破了,2003年该村大面积耕地被国营襄垣煤矿占用,许多农户最后剩余不多的“保命田”也被无情地吞没!

为了活命,他们拼命抗争,同时多次向支、村两委、当地党委政府、县委、政府反映,可等来的是2007年在与襄矿协商不通的情况下,遭遇几百人的强行进驻,村民被打,迫于无奈,35户失地农民开始了艰辛的维权上访路。10年来,村民几十次的县、市、省、中央不断上访,目前仍未得到合理解决。

  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县城区东关村是一个全村2000多村民的大村,其地理优势得天独厚,可多年来,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王小俊、副主任田国政等人利用职务之便大肆随便将集体土地出让,致使包括两人在内的一小部分人非法获利,而大部分村民却连极不情愿出让的“保命田”的合法补偿款也得不到。因此,村民崔维秀等人十年来不断上访,得到的却是相关部门相互推诿,始终无果。

直到2016年7月6日才拿到一份由中共襄垣县县城区东关社区支部委员会出具的<关于对东关支部书记王小俊处分决定的情况说明>,显然村民对于这样一份说明是无法接受的……

村民反映村委主任王小俊、副主任田国政吃拿卡要、贪污受贿系列违纪违法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:

征用土地应给村民的土地补偿款遭截留

襄垣煤矿占用该村的耕地位于东关村熬垴地(地名)44.25亩,(实占60.02亩),这块地是村里当时仅存的大面积耕地。2003年7月,这些耕地被襄垣煤矿占用,但是给村民的征地补偿款始终是一个谜。自2003年初该村耕地被襄垣煤矿用围墙围起,到2007年春,近五年来,村民始终都不知道襄垣煤矿支付给该村的土地补偿款究竟是多少,只知道村民实际得到的是每亩耕地补偿3000元,青苗补偿500元。对此村民因征地补偿问题不断地向有关部门反映,失地村民中部分人又每亩增加了3000元。村民向相关政府部门多次提出要求公布实际耕地补偿款项,但始终没得到有关部门的答复。村民在县国土资源局查证,国土资源局的信息显示,襄垣煤矿每亩给村民补偿的金额是8万元,但是村集体账面上每亩只有3万元。”而对失去耕地的农民来说,8万元也好,3万元也罢,他们实际得到的补偿款有的是每亩6000元,有的是每亩3000元。但他们知道省政府公布的《山西省征收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办法》明确规定土地补偿款应不低于80%的比例支付给被征地农户。他们的钱就这样被截留了!

更让失地农民无法理解的是该村紧邻的西关村,土地拍卖价达到每亩119万元,而襄垣煤矿每亩只花了8万元便顺利拿到土地,这其中有何隐情,真正得利者又是谁?

而与东关村同为县城区的崔家村、仓上村,王桥镇郭庄村每亩的补偿款却是47160元。

在当地县委、县政府连续几年上访无果后,2007年以来,崔维秀等失地农民先后到市里、省里乃至北京进行了数十次的上访后于2015年,每亩的补偿款终于增加到了一万元,对此抗争结果和付出的百倍艰辛,崔维秀等人显得很无奈,但同时表示,为了弄明白事情真相,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!

     欺上瞒下 侵害群众集体利益

其实,村里的问题很多,并不是2003年襄垣煤矿征地补偿一事这么简单,崔维秀等人表示,襄垣煤矿征地补偿问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其中问题更严重的是少批多占、以租代征。除占用该村熬垴地(地名)44.25亩外,王小俊、田国政二人还以私人名义将另外的1.8亩、4.2亩二块地也租给襄垣煤矿,用以谋取私利。这些事只有王小俊、田国政两人知道,别人根本就不知道钱去哪里了!主要是因为村委账面从未做过公开,村民也无从知晓。

此外,村赵家庄(地名)原有的60余亩土地,除被襄垣县一中征用外,剩余的25亩土地,王小俊、田国政二人私自租给河南建工队,多年来,村账面显示从来没有收到过租金,可河南建工队却拿出一份由村委出具的11万元租金收据,此事曾于2015年6月被当地媒体报道。

非法占有拆迁补偿款

2008年,村集体在县东关大桥路南修建的20余间商铺因道路拓宽被拆除,城乡建设局共计补偿200余万元(城乡建设局账面显示),可村账面只显示了140万元,其中60余万不知去向。王小俊、田国政二人还将原古韩搬运队属于集体所有的3间楼6间房私自卖掉,卖房所得款项同样不知去向。此外,县纪检委还查实,在征地迁坟中,王小俊弄虚作假,将原来3个墓堆变为7个,套取35000元,而且协同他人冒领征地迁坟补偿款,进行私分。

按协议规定,襄垣煤矿每年付给村里的遮光费60余万元,从2009年至2014年5年共300余万的遮光费,另2015年又付给村里70余万元遮光费,除给村民发放外,剩余的13.98万元被副主任田国政领取。其中,王小俊的弟弟王桂生并不在遮光范围,也领到了几万元的遮光费。

2010年,村集体在东河湾修建居民住宅楼10套,村账面只有支出,卖楼的收入没有进账。

村民说,其实想要弄清楚这些问题,只要将村集体账务公开就行,就这么一个简单合理要求,我们用了10年的时间来反映、来争取,但官官相护,就是办不到。我们再三将以上问题反映给县委、县政府乃至省委、省政府,但是县城区党委书记霍海忠对此就是不予理睬不屑一顾,另据村民反映霍海忠曾于1983年8月14日因盗窃被关押一年之久。

东关村以前人均耕地也仅仅只有0.6亩,现在全村2000余村民都没了土地,村民连最低生活保障也没有着落。

    村民说,我们村以前集体资产庞大,资金雄厚,自从王小俊等人任职以来,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村子,村民本来土地就不多,前些年我们村的耕地上修起了不少住宅,耕地已被逐渐蚕食,从2003年开始,我村又有大面积的耕地被国营襄垣煤矿占用,许多农户最后仅剩的 “保命田”也被吞没。

    “借款不得上访”协议书

在一份村民与东关村委签署的《东关村村民借款协议书》中,第二条字眼中明确规定了村民借款后一年内不得进行上访。 

【新闻背景链接】中纪委严查群众身边的“苍蝇”2016基层反腐强势推进

2016年基层反腐将强势推进。在十八届中纪委第六次全体会议上,习近平强调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,对基层贪腐以及执法不公等问题,要认真纠正和严肃查处,维护群众切身利益,让群众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果。此次会议提出,今年要坚决整治和查处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,切实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。 

其实对于襄垣县东关村的村民来说,面临的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或被贱卖或被征用,然而全额的补偿款何时才能领到呢?村委干部答复说,钱没了,村民不竟会提出质疑,在村集体账上本应该发放给村民的“活命钱”怎么就会无缘无故的没了?村民坚信他们反映的问题一定会被查清楚,村务迟早会被公开的,纵然上访维权路很是艰难,时而还会冒着被拘留的危险,他们会依然前行,继续反映下去!当然,对于东关村所出现的“苍蝇问题”,媒体也还将会持续关注!

原文链接:http://zj.china.com/news/minsheng/11179739/20160815/23293933.html

上一篇:昂迅电子痛斥电子科技大学教师朱晓章学术造假公开信:假的一定真不了
下一篇:共产党的天下,岂能藏奸?

发表评论
投稿信箱:cnxxiw@163.com 热线电话:010-0000 0000 地址:北京朝阳区大望路蓝海国际
© 新闻快讯网【www.xwkxuw.com】© 2005-2018 版权所有